试译Aharonov和Anandan的论文《Phase Change during a Cyclic Quantum Evolution》
李群、黎曼几何与纤维丛初探

终极理论之梦

Chern posted @ 2011年7月28日 13:14 in 数学物理 , 1720 阅读

小学《自然》课是梦的开端。没想到,大自然有那么多神奇的东西!对它的热爱超过了当时所有其他课程……

亲爱的朋友,还记得《青少年科技博览》吗?那是孩提时代最激动人心的杂志了。那里有千奇百怪的《秘与谜》,激起我们探索未知、刨根问底的好奇;那里有似是而非的《真伪科学》,指引我们崇尚科学、破除迷信;那里有感人至深的《科学先锋》,树立我们不辞辛苦、不畏艰难、不求回报、无怨无悔地追求真理的价值取向;那里有振聋发聩的《地球SOS》,告诉我们要珍爱自然,保卫人类共有的美丽家园……在六年级和初一那段没了《自然》课的日子里,她是我生命的唯一!

 

直到初二,终于又有一门“自然”课了,你知道我那时多么地兴奋!那就是我至今已经学了9年的《物理》,并且注定还将继续学下去……

那时候,最感兴趣的是那些奇妙的现象。比如,使筷子斜插入水中后变弯的神秘力量是什么?使两块磁石不接触就有相互作用的那只看不见的手是什么?从那时起,我就开始像温伯格那样做着“还原”的梦了,呵呵。

那时候,总有一种冲动,就是把一样东西拆了,看看它内部结构,然后“研究”下它究竟是怎么运行的。

那时候,对知识总是特别渴求,所以特别喜欢看高年级的书,《高中数理化公式定理大全》就是初三时买的。也就是那时候,我见到了钟慢尺缩和短程线。

上了高中,思维开始理性化,开始懂得建模,开始以为一切都要归结为力学。

那时候,更加喜欢“超纲”知识,尤其是奥赛书上的各种奇思妙解。那时曾经是物理课代表,成绩优异,信心满满,填志愿时冲破一切阻挠、毫不犹豫地填了“物理”。

可是,上了大学,才物理是那么的难。虽然初中就听说过极限,高中就会求导,可是大二了还不能像高中熟练使用三角和向量一样熟练使用微积分,不是找不准微分元就是找不准上下限,有时都找到了还积不出来。并且,最危险的是,有趣的现象越来越少,现在的研究对象越来越抽象,直觉和想象力一次次失效,简直到了崩溃的边缘!于是,把教材扔到一边,漫无边际地看着科普,希望留住儿时那个美丽的梦。可是,当我想和朋友们一起分享书上的奇思妙想时,却被有些朋友骂作“民科”!追求了10年的科学的路啊,你将通向哪里?

直到有一天,我去数学系听了《高等代数》。那时刚好讲到线性空间。就是从那时起,我开始不知不觉理解了抽象,接受了抽象,爱上了抽象。没想到从欧式空间到酉空间再到希尔伯特空间,就建立了量子力学。从那时起,我开始渐渐地理解量子力学了。

大三下学期,我又和研究生听了《群论》。原来群也是从集合论开始的,我开始喜欢集合论。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,我又自学了点集拓扑、实变函数、泛函分析、张量乃至微分几何。直到今天,每当想到我们所有的现代数学都是从在集合上附加各种结构开始的,仍然会对当初“空间竟是定义了某种运算的集合”的惊讶而大发感慨。

大四上学期,因为考研的缘故,我真的学会了微积分。《电磁学》习题的大量演练,会使人学会有限的积分;《量子力学》习题的大量演练则会使你学会无穷的积分。

虽然最后因为英语没能考上研究生,但从此我不再恐惧,不再迷茫。即使明年复研也不成,我也不怕。每当想起坎坷的考研路时,我总会想起爱因斯坦的一句名言:智慧不是学校教育的结果,而是终生追求的结果!

从集合论到弦论,很漫长,也很美!

Avatar_small
webnovel 说:
2018年11月15日 16:38

The information you share is very useful. It is closely related to my work and has helped me grow. Thank you!

Avatar_small
bulletforce.online 说:
2019年8月02日 17:52

最感兴趣的是那些奇妙的现象。比如,使筷子斜插入水中后变弯的神秘力量是什么?使两块磁石不接触就有相互作用的那只看不见的手是什么?从那时起,我就开始像温伯格那样做着“还原”的梦了,呵呵。

Avatar_small
solitaire 说:
2020年12月10日 16:17

那时刚好讲到线性空间。- 就是从那时起 - ,我开始不知不觉理解了抽象,- 接受了抽象,-爱上了抽象。没想到从欧式空间到酉空间再到希尔伯特空间,就建立了量子力学.
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